首页 >> 政策选编

科改25条:以改革之火点燃创新热情

来源:文汇报 作者:沈湫莎、许琦敏

2019/6/12 16:18:17

  继“科创22条”“人才20条”“人才30条”之后,上海市委、市政府于3月20日出台《关于进一步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增强科技创新中心策源能力的意见》(简称“科改25条”)。副市长吴清出席新闻发布会。

  “科改25条”意在以改革之火点燃全社会创新热情。在发布会上,市科委副主任骆大进表示,科技创新,关键在人,“科改25条”最大亮点无疑也是人——通过政府放权和制度松绑,充分激发各类创新主体、特别是一线科研人员的活力和潜力,为创新赋能。

  放权松绑,让原创能力喷薄而出

  【政策原声】进一步扩大高校、科研院所和医疗卫生机构在选人用人、科研立项、成果处置、编制使用、职称评审、薪酬分配等方面的自主权。

  按照“一所(院)一策”原则,探索试点不定行政级别、不定编制、不受岗位设置和工资总额限制,实行综合预算管理,给予研究机构长期稳定持续支持,赋予其充分自主权,建立具有竞争力的薪酬体系。

  【权威解读】提升科技原创能力,政府最需要做的,就是放权松绑、激发活力。“科改25条”提出,要探索创新科研运行管理体制,重点是打破行政隶属和级别、编制管理、工资总额等条条框框,培育新型战略性科技力量。对于承接国家战略任务的战略性研究机构,探索实行“一所一策”、综合预算管理。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试点项目经费使用“包干制”改革,不设科目比例限制,由科研团队自主决定使用。这一被普遍叫好的松绑举措,在“科改25条”中得到充分体现。据悉,上海这两年已经在试点“小包干”,经市科委立项的科研项目,几项常规经费可统筹使用,同时取消自然科学研究项目的中期节点评审,探索为科研人员减负。

  【一线声音】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建宇——

  回顾上海这一年取得的重磅级成果,治疗阿尔茨海默症原创新药GV-971研发前后花了21年,世界首例体细胞克隆猴的胚胎激活,尝试了好多种方法,历经多次失败,才有了最后的成功。对待科研不能鼠目寸光,频繁地考核科研人员;同时科研活动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不能把科学家的精力耗在填表等琐事上,要给他们充分的自主与自由。

  赋权激励,让科技成果加速转化

  【政策原声】允许单位和科研人员共有成果所有权,鼓励单位授予科研人员可转让的成果独占许可权。

  可在科技成果转化净收入中提取不低于10%的比例,用于机构能力建设和人员奖励。设立技术转移专业岗位,为技术转移人才提供晋升通道。

  【权威解读】近年来,上海连续出台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联动“三部曲”,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成果转化的立法保障、政策促进和“怎么做”的问题,但围绕成果所有权仍有诸多争议。此次“科改25条”从供给端、服务端和需求端进行了全面剖析,直击科技成果转化难的“死穴”:在供给端,进一步放权让利,探索赋予科研人员职务性科技成果的所有权和长期使用权;在服务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让技术转移人才参与激励分配;在需求端,大力培育新型研发机构,提高科技成果的市场承接能力。在下放成果所有权的同时,“科改25条”也明确要为转化人才打通晋升通道。

  【一线声音】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成果转化处处长关树宏——

  2015年至今,上海药物所一共转化了42项科技成果,合同金额达33.3亿元。因为成果所有权问题一直没有清晰界定,这些转化案例只能采用单一的专利转让或授权使用,不敢轻易尝试作价入股。“科改25条”的出台,无疑为多种途径的成果转化打开了一扇窗。

  信任尊重,让科研人员“名利双收”

  【政策原声】竞争性科研项目劳务费用、间接费用中的绩效支出,技术开发、咨询、服务等活动的奖酬金提取,职务科技成果转化奖酬支出,均不纳入事业单位绩效工资总额。

  科研人员经所在单位同意,可到企业和其他科研机构、高校、社会组织等兼职并取得合法报酬,兼职收入不受本单位绩效工资总量限制。

  【权威解读】对科研院所的绩效工资实行总额限制,虽然缩小了不合理的收入差距,也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科研人员“多劳多得”的积极性。

  要真正激发创新人才活力,就要让有作为、有贡献的科研人员“名利双收”。为此,“科改25条”将科研人员收入从“控总量”变为“做增量”:对按照事业单位人数一定比例确定的高层次人才,单位可以自筹经费,自定薪酬,其超过单位核定绩效工资总量的部分,不计入绩效工资总量;对全时全职承担重大战略任务的团队负责人以及引进的高端人才,实行“一项一策”和年薪制,年薪所需经费在项目经费中单独核定。

  【一线声音】上海理工大学科技处处长张大伟——

  一线科研人员迫切希望收入总量与知识价值相匹配,收入结构更加稳定有保障,以满足体面生活需求,提供潜心研究条件。有些单位为了绕开“统得过死”的政策,形成了越来越多的“例外”,这些迫不得已的“例外”和“擦边球”无形之中增加了管理的风险和成本。